欢迎访问湖北省教育厅官方网站!
今天是: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> 学习宣传汪金权老师先进事迹

他的人生选择与“金”“权”背道而驰

发布时间:2010-06-10 作者(文号): 来源:楚天都市报 浏览数:40058次
图文:他的人生选择与“金”“权”背道而驰
图为:汪金权自己生火做饭
图文:他的人生选择与“金”“权”背道而驰
图为:为学生烧热水
图文:他的人生选择与“金”“权”背道而驰
图为:和学生同吃同住
图文:他的人生选择与“金”“权”背道而驰
 
摄影:记者朱熙勇

 

  我后来帮助我的学生,不是因为我多么无私和伟大,而是我本来就受过他人的帮助,才得以完成学业。而受过我帮助的学生,以后也会再帮助别人。

  ——汪金权

 

编者按

 

  本报近日推出的大别山师魂系列报道,旨在记录一位人民教师22年来倾心助学、淡漠名利、上善若水的胸怀与坚守,给读者心灵以启迪与激荡。通过这几日的报道,我们渐渐看清这位为人师者的面孔与精神,而他身上多种稀缺的品质如何炼成,他多年坚守的动力来自何方,或许只有从他走过的脚印里,在生他养他的小村庄,在刻苦求学的华中师大桂园,去慢慢寻找答案。

 

  22年前,华中师大毕业生汪金权放弃名校黄冈中学教师岗位,淡然回到落后的家乡中学蕲春四中;年仅47岁,三尺讲台上一支粉笔染成他的满头华发;这些年来总额10余万元的工资,其中大部分资助给了学生……

 

  连日来,蕲春四中语老师汪金权扎根山区,倾力资助学生的事迹感动荆楚大地。昨日,记者沿着他出生的蕲春县张榜镇郝子堡村山间小路,一路探寻这大别山师魂的凝铸历程。

  

  少年丧父

  

  穷山村走出首个大学生

  

  老师出生后,父母为其取名金权,蕴涵着身处底层的贫穷农家对子女前途最朴素的愿望。不过,母亲陈细花没有料到,这个儿子的人生选择恰恰与”“背道而驰。

  

  汪金权是家里的老大,兄弟姊妹共4人。在他出生的1963年,地处大别山下的革命老区蕲春县异常贫穷,家里养活4个子女非常艰难。偏偏母亲陈细花又是个苦命的女人,第一任丈夫,也就是汪金权的生父,在他9岁时便离世了,继任的丈夫也在接下来的8年后去世。最后,是大家族里的一位长辈怜悯这一家子孤儿寡母,帮他们挑起劳动力的担子。

  

  就在半饥半饱的挣扎中,汪金权念完了小学和中学。1983年,他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华中师大,这是郝子堡村解放后的第一个大学生。小山村顿时沸腾了,乡亲们整整放了一里路的鞭炮,将这个状元郎送出村口。
  

  当年他给家族里长了脸啊,谁都知道我家里出了个大学生。陈细花回忆大儿子当年上大学的情景,仍一脸满足。

  

  那个年代,上大学免费,还可以享受国家补贴的生活费。即便如此,第一次出门到省城,总还是需要路费和一些生活费。汪金权的4个叔叔每人拿出两三块钱,凑给了侄子。五叔汪义华知道侄子没有衣服穿,便把身上的一件衬衣脱给了他。没想到这件衬衣在路上弄丢了,他到学校还哭了一场:又没有衣服换了。汪义华说。

  

  望着儿子的身影远去,陈细花巴巴地盼望着,等汪金权念完大学,吃上商品粮,就可以改善一下家里的生活条件了。

  

  受助于人

  

  一件军大衣他留存至今

  

  从偏远落后的蕲春农村来到武汉,汪金权成了大学同班中最贫穷的学生之一。他因此得到了更多的照顾,那些历历在目的回忆让他感念至今。

  

  当年,华中师大学生每个月可以拿到国家补贴的2元钱生活费。班主任程翔章了解我的家庭情况后,特意给我申请每月再补助2元。4元钱是什么概念?那时候,一毛钱可以看一场电影。

  

  汪金权还告诉记者,武汉夏天的蚊子多,看到他没有蚊帐,程翔章给他拿来一床自己的蚊帐;冬天到了,看到他床上的被褥薄,程翔章又向学校为他申请了一件军大衣。这件军大衣,陪着汪金权念完大学,又被带到黄冈中学,带到蕲春四中,直到如今,还留在他房间里的箱子里。

  

  还有一个同学彭涛,也多次帮助我,前后4次来四中看我。我后来帮助我的学生,不是因为我多么无私和伟大,而是我本来就受过他人的帮助。而受过我帮助的学生,以后也会再帮助别人。汪金权说。

  

  除了物质上的帮助,程翔章还经常找汪金权谈心。老师知道我是从农村来的,比较自卑,不善于表达,所以特别鼓励我:你在经济上困难,但人格上跟其他人是平等的,没有必要觉得低人一等。这些教育理念,同样也在汪金权日后的教学生涯中传承下来。

  

  凭着大学4年的扎实苦读,1987年,汪金权以优秀毕业生的身份,被分配至蜚声全国的黄冈中学任教。

  

  放弃名校

  

  平静返回家乡落后中学

  

  这一年,苦熬多年的46岁农村妇女陈细花,终于等来了大儿子参加工作。汪金权记得,他在黄冈中学的月工资大约是50元。

  

  这个工资水平在当年不算太高,但也不低。时年25岁的汪金权,开始用自己的工资补贴家用。那时候家里还在点油灯,装不起电灯,我把钱拿回去给家里装了电灯。老师说,这可能是他给家里所做的仅有的几件大事之一。从第二年调到蕲春四中后,陈细花再也没有见到大儿子像模像样地拿回家一笔钱了。

  

  而汪金权之所以调到蕲春四中,中间还有个小插曲。

  

  到黄冈中学上班不久,汪金权到蕲春四中看望初中时的老师顾凤鸣。师生俩闲聊时,老师说起,四中远离县城,属于县里比较差的高中,师资和教学设施都很差,很难招到优质生源,也留不住好老师。

  

  老师压根没想到,两人闲聊的这番话,汪金权都记在了心里。他说那他调过来吧,就很简单的一句话,我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。顾凤鸣说。

  

  此前,汪金权其实是想调往黄冈教育学院,以他的性格,想在高校做一个学者。但和顾凤鸣的一席谈话后,他转而向蕲春县教育局提出,愿意调到四中。家乡的教育事业办成这样,总得有人来振兴吧。再说,我还存了一点私心,四中离家里近,方便我照顾家里老人和弟妹。做老师在哪里不是一样?汪金权说。

  

  教书自然在哪里都一样,可物质待遇却不是哪里都一样。一个明显的落差是,调到四中后的前几年,汪金权的月工资只有30多元钱。也就是从调入四中开始,汪金权的工资不仅仅属于他和家人了。

  

  坚守大山

  

  和学生同吃同住已多年

  

  从当年的30多元钱,到如今的2000多元,汪金权的月工资随着教师工资调整水涨船高,然而,他和家人的生活却没有因此有多大受益。

  

  22年来,10多万元的工资,大部分都被他资助给了学生。他在蕲春四中到底资助了多少贫困生,没有人清楚,他自己也不清楚。或许只有他在学?at)镒〉哪羌渌奚?SPAN lang=EN-US>——四中教师公寓2号楼501室,可以提供最直观的证据。

  

  那是一间何等简陋的房子啊!建好时是什么样,现在就是什么样,没有任何装修的一间三室一厅毛坯房。客厅里只有一张旧木方桌,几条木凳子。墙上挂着的一个石英钟,是屋子里最值钱的财产,那还是学校在交房时送给每个老师的礼物。两个房间里,除了木板床,就是几张板凳和木板,垒起两个书架,架子上全是发黄的书。房里没有衣柜,装衣服的只是两个木箱子。厨房里做饭用的还是木柴,没有杯子给客人倒水喝,他只能略显尴尬地拿出几个瓷碗,其中一个还缺了口。

  

  就是这间房子,最多时有8个,现在还有4个学生与他住在一起。而即便是如此简陋的房子,也并不属于他——他根本没有钱买,只是租住。

  

  他的大学同学们,直到毕业18年后,才知道他回到了蕲春四中。此前的很多年,同学聚会时,大家只知道他离开了黄冈中学,从此没有音讯。18年后,当年的大学同学、黄石七中校长叶甲友得知他的消息,前去看望他时,看着当时年仅42岁的他一头白发地站在宿舍里时,辛酸之下忍不住长叹:老汪啊!你这是何苦!

  

  而他总是微微笑着。在大别山下的这所中学,他已坚守22年,并将继续默默守望着他的学生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年5月22日

 

分享到:

本厅概况 | 地理位置

湖北省教育厅主办 湖北省教育信息化发展中心承办 地址: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洪山路8号 邮编:430071

鄂ICP备09022670-3   mail:fuwu(at)e21.edu.cn(请将(at)改成@)

 
湖北省教育厅版权所有 鄂ICP备09022670号-3
返回顶部
点击关闭
    • 行业版

    • 厅政务
      公众号

    • 省招办
      公众号

    • 政务网
      安卓APP

点击关闭